中储粮回应储备玉米存质量问题已派调查组调查

中新网7月13日电 据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官方微博消息,针对网上反映的黑龙江分公司肇东青冈荣昌收储点拍卖销售一次性储备玉米质量问题,中储粮集团公司黑龙江分公司做出说明指出,已派出调查组赶赴当地开展调查。如问题属实,将严肃处理。

通报指出,11日,该公司监测到一条短视频反映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肇东直属库租赁的收储库点——青冈荣昌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拍卖销售的一次性储备玉米存在质量问题。对视频中反映的问题,中储粮集团公司高度重视,迅速于7月12日派出调查组赶赴当地开展调查。如问题属实,将依规依纪依法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并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

蒂姆西的病情需要立刻进行化疗,一共四轮,每轮持续一周,之间间隔几周。据他回忆,医生们在他的脖子处插入软管,延展到他的心脏,化疗药物就这样进入他的体内。第一轮化疗很顺利;第二轮化疗让他得上了真菌性肺炎,抗真菌药物让他逃过一劫;第三轮化疗让他出现了严重的感染,医生不得不诱导他进入昏迷,以便治疗。

但蒂姆西拒绝了这个提议。他原本以为白血病的治疗会从化疗开始,以化疗告终,干细胞移植不在他的预期内。尽管出现了种种化疗相关的问题,他的白血病病情看似得到了控制,他也能通过服药来控制HIV感染。“我不需要成为一个实验小鼠,用我的生命冒险,接受可能会杀死我的移植。”蒂姆西回忆道。当时,干细胞移植的死亡率是50%。

“当你是HIV阳性,这种病毒会一直存在在你体内。”这位柏林患者说道。他一直没有透露他的身份。

到了2006年底,蒂姆西的白血病复发了。对他来说,为了生存,接受干细胞移植成了他唯一的选择。2007年2月6日,他接受了首轮移植。术后,在医生的建议下,他停用了抗HIV感染的药物。3个月后,医生们没有在他的血液里找到HIV,这表明这次干细胞移植,成功压制了他体内的HIV。

随后的几个月,他一直严格服药,直到4个月后由于肝炎而不得不终止。令人意外的是,这一次停药之后,他体内的病毒水平看似并没有反弹。据《纽约时报》报道,治疗完肝炎后,这名患者“感觉自己非常健康”。在11月寒冷的夜晚,他打开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到自己的身体一切正常。不久后,他的服药开始变得不规律:有几天按要求使用鸡尾酒药物,有几天什么都不吃。

关于蒂姆西的治愈,科学家们认为有多个因素参与其中。首先,他接受的化疗和后续为了干细胞移植做的准备,彻底摧毁了他自身的免疫系统。其次,医生为他精心挑选的干细胞捐献者所带有的突变,能进一步阻止HIV对免疫细胞的攻击。第三,在接受移植后,“移植物抗宿主病”是一种常见的现象,这会让他的新免疫系统不断攻击原有残余的免疫细胞,从而清除体内残余的HIV感染。

事实上,“柏林患者”这个词在上世纪末首次出现时,指代的并不是蒂姆西,而是一个罕见的德国病例。1996年5月10日,一名年轻的德国人进行了一次不安全的性行为。三周后,他出现了一系列感染症状,一名柏林的医生建议他做HIV检测。6月20日,这名患者确诊感染HIV。

但不到三周后,这名患者就因为睾丸感染紧急住院。事发突然,他没有随身携带治疗HIV感染的药物。几天后,他身体里的病毒水平开始反弹,这也是符合预期的现象。幸好,病毒水平还维持在低位时,他恢复了用药,也再次把病毒水平压了下去。

在第三轮化疗进行前,他的主治医生取了他的一点血样,送去德国红十字会进行配型比对。许多白血病患者都找不到配型的配对,但蒂姆西则交了好运——数据库里有267个符合的配型,这给了他的主治医生全新的操作空间。

在1996年的圣诞节前夕,他向医生坦诚自己没有按时服药。无论医生如何苦口婆心,也没有改变他的主意。令人意外的是,在他停药后,身体内的病毒水平居然没有反弹。即便是当时最先进的检测手段,也无法从他的血液里找到病毒的痕迹。在作为病毒主要储存库的淋巴组织中,也只能检测出痕量的病毒。

这样的时光持续了10年。这名平时身体健康,骑车10英里(约16公里)上下班的翻译员日益感觉疲惫。有一日,他甚至无法骑到1英里外的一家饭店吃午餐。在医院,40岁的蒂姆西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个重大疾病诊断——急性髓系白血病(AML)。

在2010年底,蒂姆西决定公开自己的名字和形象。从“柏林患者”,他变回了蒂姆西·雷·布朗。“我不想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治愈HIV感染的人。我想要其他HIV阳性的患者加入到我的行列”。蒂姆西相信,公开自己的身份后,能让他更好地倡导对HIV的研究和治疗。

为了保护隐私,蒂姆西的身份最初并没有被公开,而是依据他确诊时的地点,被称作“柏林患者”。但自从报道之后,他的病例就被不断探讨,甚至引发了不少质疑,譬如血检是否严格,或是HIV是否真的不再反弹。

对于这一现象,科学家们众说纷纭。有人说在发病早期的及时治疗,促进了特异性针对HIV的辅助性T细胞的产生,这让患者在停药后,还能依靠自身的免疫系统压制病毒;有人说患者的紧急住院让身体里的病毒水平出现短暂上升,就像疫苗一样刺激了免疫系统;还有人说这只是一起幸运的意外,不应被HIV感染者效仿。

你可能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他的存在是医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他是这个世界上首位治愈了HIV感染的患者。他的外号也许更响亮——“柏林患者”。

在人群中,有一部分人天生带有CCR5基因的突变,这让他们几乎对HIV免疫,让这些病毒无法入侵人体的CD4细胞。这样的人群异常稀少,仅占北欧后裔的1%。这267个配型中,第61号就带有这样的特殊突变。经过沟通,这名志愿者同意捐献他的干细胞。如果接受干细胞移植,蒂姆西不但有望治好白血病,还有机会可以“顺便”治好他的HIV感染。

但好景不长,蒂姆西的白血病在不久后复发。医生们决定使用同一名捐献者的干细胞,在2008年2月对他进行第二轮移植。这次的移植带来了不少风险,蒂姆西出现了精神错乱,几乎失明和瘫痪。一度,他甚至需要在一家给严重脑损伤患者开设的康复中心学习如何走路。但最终,他在约6年后康复了。研究人员们也发现,即便不服药,蒂姆西血液里的HIV也一直维持在极低的水平,且无法复制。

10天后,这位德国年轻人开始了鸡尾酒治疗,将几种不同的抗HIV药物进行组合,试图多管齐下,抑制病毒。鸡尾酒疗法很成功。很快,他身体内的病毒水平就直线下降。

当时,蒂姆西正在德国上大学,主修德语。得到确诊消息后,他开始接受齐多夫定的治疗,并在次年进一步使用了蛋白酶抑制剂。和许多HIV感染者一样,鸡尾酒疗法压制了他体内的病毒,让他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蒂姆西于1966年3月11日出生在西雅图,由他的单亲妈妈抚养成人。自高中起,他就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1995年,他的一名前男友在确诊为HIV阳性后,提醒蒂姆西也去做个检查。同样,蒂姆西也是HIV阳性。

2008年的国际艾滋病大会(International AIDS Conference)上,研究人员们报道了蒂姆西的案例。一时,全球的新闻头条都是“艾滋病被治愈了”。

“蒂姆西·雷·布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