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启动是否全面“禁食”成焦点

新京报讯(记者 王俊)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持续。继SARS之后,时隔17年,“禁食野生动物”的呼声再次急切起来。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表示,已部署启动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工作,拟增加列入常委会今年的立法工作计划,并加快动物防疫法等法律的修改进程。

这意味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之外的野生动物不属于禁食范围。该名录自1989年实施以来,仅于2003年进行过一次微调。名录更新滞后,导致许多野生动物的保护无法可依。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主任杨朝霞建议分类施策,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三有动物”,严禁食用,但人工繁育技术成熟、国务院野生动物主管部门认为可以食用且经检疫合格的除外。

此外,对于高浓度病毒样本,NTS仅需测序10分钟即可检测出结果。即使极低浓度病毒样本,也仅需测序4小时就可完成检测。从收到样本到出具结果,全程控制在6—10小时。而且该技术所需的纳米孔测序平台对实验室要求不高,其中最小测序仪MinION是便携式的,因此NTS也更适合不同级别的医院使用。

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无论是猎捕还是驯养绝对禁食;蝙蝠、鼠类、蛇等可能带来公共卫生安全事件的也应坚决禁食,并考虑运用刑法手段规制。“一般野生动物,则应当坚持禁食为原则,不禁食为例外。”刘长秋说。

武汉大学药学院刘天罡教授、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李艳教授、余锂镭教授、武汉臻熙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总负责人付爱思博士等迅速组建联合团队,创新性地开发了纳米孔靶向测序检测方法。

是否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成为此次修法的争议焦点。尽管仍有分歧,但学界一致认为,应将公共卫生安全风险的考量纳入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并加大对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

对于公共卫生安全风险的法律规制,立法层面升格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刑法》等法律中的处罚力度,成为这一次修法的普遍共识。

疫情防控形势日趋向好的斗争实践证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决策部署和各项措施科学精准、切合实际、坚强有力。

杨朝霞认为,人工驯养繁殖监管的不到位,导致公众对利用、食用繁育的野生动物很反感。但应理性对待,想办法加强规制和监管,而不是“一刀切”取缔整个行业。

从立法上,将“禁食”范围扩大,成为学界的共识。但如何确定禁食范围,产生了分歧。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科学家孙全辉则认为,应对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全面禁贸。“任何商业利用野生动物的行为都会增加人跟动物的密切接触,都会增加公共健康风险,这种代价绝不是一个野生动物产业可以承担的。”

分歧的根源或许在于实践中的普遍难题:人工繁育行业的乱象。

疫源动物也应禁食。“可以设立禁止食用的疫源动物名录,并建立动态补充机制,如确有证据证明该动物有疫源疫病的,应灵活补充到名录之中。”

另一方面,“全面禁食”的呼声也很高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呼吁把禁食范围扩大到所有野生动物。因为病原体并不挑选宿主动物是否受保护,恰恰是不在名录中的动物,蝙蝠、果子狸、旱獭等,成为动物与人类共患疾病的贮存宿主或中间宿主。

“目前野生动物法主要立足于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和生态平衡,没有考虑到野生动物可能是病毒宿主、携带者,会带来公共卫生安全问题。”杨朝霞表示。

以浏阳市为例,截止到2019年12月,该市有野生动物人工繁育户155户,人工繁育物种有竹鼠、黑斑蛙、棘胸蛙、棘腹蛙、海南虎纹蛙等27种,是湖南省野生动物驯养规模最大县(市),2018年浏阳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产业收入达1.25亿元。

但此次疫情,大大降低了公众对食用野生动物的容忍度。

根据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野生动物被分为三类分级管理: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地方重点保护动物和具有重要的科研、经济和社会价值的动物。最后一类即通常所说的“三有动物”。

夺取“双胜利”具备充分有利条件

杨朝霞认为,人工繁育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产业,对于边远地区的扶贫、农民致富是很重要的支撑,不能一棒子打死,不能把板子打到人工繁育从业者身上,让企业和农民承担滥食野味的代价。“当然,在发生传染病的非常时期,可以将人工繁育的动物也列入禁食范围。”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此外,他认为应强化信息公开。政府要对驯养繁殖场许可证的发放数量、繁殖场规模等信息予以公开,驯养繁殖基地也要公开自己的驯养繁殖范围、种源来源、经营规模、产量、销售量、检疫等情况。

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清醒地看到,完成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还有不少硬骨头要啃,还有不少短板弱项需要通过艰苦努力才能得到加强。

习近平总书记也反复提示全党全国人民,完成今年的目标任务绝不是轻而易举的,还需要我们全力以赴,尤其需要应对各种各样重大风险的严重挑战。

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从中央到地方,迅即从多方发力,化解复杂矛盾,遵循疫情防控规律,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全党全国采取超强举措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目前,以驯养繁殖为名行猎捕、走私为实的违法活动非常普遍,还时常出现租借驯养繁殖许可证的情形。“搞一个养殖场,把非法走私、猎捕野生动物在养殖场遛一圈‘漂白’,向外宣称是人工繁育的动物。”杨朝霞说。

他建议新增非法持有、食用野生动物罪。目前,对于为食用而购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但禁食制度并不适用于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只要有合法来源证明就可以食用。

他建议建立允许食用的野生动物清单,但最大可能缩减清单范围。

全面禁食,绕不开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去留难题。

一手抓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我国有实现“双胜利”的物质基础。新中国成立70多年以来,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为夺取“双胜利”奠定了雄厚物质基础。有这样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基础,就一定能战胜困难,赢得“双胜利”。

我国有实现“双胜利”的制度优势。我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党、国家、制度的根本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优就优在这一制度的本质是代表人民利益、保障人民利益的。有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保证,就一定能战胜困难,赢得“双胜利”。

“从疫病防控的角度,野生的和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都可能传播病毒,都会带来公共卫生风险。(全面禁食)当然会给人工养殖产业带来冲击,但长痛不如短痛,否则会重蹈覆辙。”孙全辉说。

我国有实现“双胜利”的发展势能。习近平总书记反复讲,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如大海一样的中国经济,有抵御暴风骤雨的强大韧性和回旋余地。只要采取科学有效措施,把我国发展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动能充分释放出来,就一定能战胜困难,赢得“双胜利”。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教授张立也认为应禁止人工饲养野生动物,在公共安全面前舍弃经济利益。“100万就业人口500亿产值,与我们面临的全国乃至世界公共健康危机相比,应该可以妥善解决。”

尽管在具体问题上各方仍存在分歧,但专家学者均认为,此次修法应将公共卫生的安全风险纳入考量。

该团队研发的NTS技术特点在于:它不局限于中国或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目前在qPCR方法中推荐的位点,而是将检测范围扩大到9个基因、12个位点近1万个碱基(10kb)区域,全面覆盖病毒基因组上主要基因区域,100%覆盖病毒基因组上毒力相关的重要基因,检测病毒基因组范围较目前广泛使用的qPCR提升100倍,从而显著提高检测敏感性和准确性。

华东政法大学民商法学科负责人金可可直言,从个人情感、伦理观角度,自己偏好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制度。但立法层面应考虑是否会涉及特定群体的生存利益与食品供应安全问题。

2003年,林业部门颁布了“可以合法人工饲养并进入市场的野生动物品种”,共54种,既包括梅花鹿、马鹿、红腹锦鸡等国内品种,也包括从国外引进的鸵鸟、暹罗鳄等6个品种,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产业巨大。

修法应考量公共卫生风险

我国有实现“双胜利”的思想引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系统总结提炼概括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规律。坚定不移继续坚持以这一科学经济思想为指引,更好认识和运用经济发展规律,在不断巩固和拓展疫情防控成效的同时,推动经济社会实现高质量发展,就一定能战胜困难,赢得“双胜利”。

全面禁食还是留个口子?

他建议,在法律上健全完善人工驯养繁殖制度。“目前驯养繁殖的标准和条件仍然十分模糊,应修订《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将驯养繁殖的条件、标准、程序等规定得更为详细,更具可操作性。”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朱启臻表示,有成熟的繁殖技术,有明确的种源来源,有固定的养殖场所,有严格的检疫标准,有规范的经营程序,所谓的“野生动物”可纳入家禽家畜管理范围,可以商业食用、利用。

据统计,在我国以供应食品、毛皮、药用原料、科学试验材料(如:医学用猕猴的饲养)等为目的的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种类约100种,养殖企业及养殖户50万家(户),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人,年产值约500亿元。

夺取“双胜利”稳步推进、成效明显

习近平总书记告诫全党全国人民做好应对重大危机的警示,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所证实。全国性的疫情给完成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带来了许多新的严重困难。

关键时刻,困难关头,习近平总书记登高望远,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号召、作出部署:

目前,纳入禁食范围的仅包括国家重点保护动物。2016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禁止生产、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或者使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刘长秋也认为,要综合野生动物的种群、生态功能以及其可能具有的危险性来确定禁食范围。

人工繁育,去还是留?

刘天罡介绍,qPCR就像是用一把狙击枪去击打样本中的病毒核酸,有一定概率打不中,而NTS不是用狙击枪,而是撒网,并且同时撒十几张网,这样捕获病毒核酸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不仅如此,它还能在捕获病毒核酸的同时读出其序列。这样,一次检测不仅可以确诊是否感染新冠病毒,而且其他常见的呼吸道病毒,包括呼吸道合胞病毒、冠状病毒、腺病毒、副流感病毒、甲乙丙型流感病毒等,也能同时检测出来,为医生分诊提供确切依据。更重要的是,这种方法还能检测在病毒传播期间与毒力相关的基因是否发生了突变,从而迅速为后续的流行病学分析提供信息。

当前,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各地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截至3月28日,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达到了98.6%,企业人员平均复岗率达到了89.9%,中小企业复工率达到76%。3月底,湖北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超过了95%,人员平均复岗率约为70%。

在研究中,团队平行测试了NTS和qPCR两种方法。结果表明:45个临床高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样品,NTS共鉴定出34个阳性样品,比qPCR多检出15个;16个临床已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中,NTS全部检测呈阳性。临床确诊样本显示,NTS比qPCR的阳性检出率提升43.8%。

金可可也表示,《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订,归根结底要解决违法行为惩处过轻的问题,尤其是对于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惩治力度加大到什么程度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考量,既要足以遏制违法行为,也要实现各种法益之间的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