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驻港公署正告美议员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中新社香港2月29日电 针对美个别国会议员对特区警方依法对黎智英等采取法律行动说三道四,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发言人28日夜间表示,有关议员长期从事反中乱港的勾当,与香港的卖国祸港分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公然粉饰和包庇其不法行为,粗暴干涉特区法治和司法独立,诋毁中央政府对港政策,我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发言人强调,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法治的香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我们敦促外国势力停止破坏香港法治,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否则必将付出代价、自食恶果。(完)

左宗棠收复新疆后,威名力压李鸿章。1881年10月,左宗棠西征凯旋后调任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不久,李鸿章因母病逝回家丁忧三年,左宗棠找准机会砍了李鸿章两刀:

当时的胡雪岩,正在全身心的投入一场惊天动地的生丝大战,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浑然不觉。

图为工厂工作人员正在厂区内进行消毒工作。陈超 摄

当时大清的“庙堂”分成两派:以左宗棠为首的主张陆上御敌的“塞防派”;以李鸿章为首的主张水上退敌的“海防派”。

胡雪岩死后,留下一个深刻教训

当欧美生丝厂商不得已求诸于国内时,胡雪岩趁机抬高国内生丝价格;这时,盛宣怀出现了,他告诉众洋商们,他可以帮洋商们搞到生丝,前提是不能再从胡雪岩手里进丝。

他的一些经商理念至今仍有很实现的价值。

一年后,胡雪岩向汇丰银行所借的一笔80万两款项到期,当他再次准备以生丝抵押换取银行资金时,盛宣怀却买通上海道台,通知各大洋行暂停向胡雪岩收购生丝以换取现金。

其次,左宗棠征西时,一次60大寿就要花掉1000万两白银的慈禧太后却拿不出军饷,又是胡雪岩出面向洋人借了近2000万两白银,帮助左宗棠顺利收复新疆,平定西乱。

一般人碰到这仗势,先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了,但胡雪岩却不徐不疾的来了一句:我在杭州城外有十万石米,可解大人燃眉之急。

图为复工人员戴着口罩正在进行工作。陈超 摄

随后,胡雪岩高息借款之事被告到慈禧面前,慈禧龙颜大怒,胡雪岩随即被抄家、革职。

本来这个时候,胡雪岩可以低价将手上的生丝出掉,但他在听说上海局势将变,生丝价格将上涨后,为了垄断上海生丝价格,胡雪岩再次出手,以部分库存生丝抵押给上海三大钱庄和洋行,贷了二十万两银子,准备大干一场。

当时的中国虽然是生丝大国,但是因为在加工制造和贸易市场上受制于人,国内生丝的定价权早就被外国人攫取,胡雪岩要做的,是改变这种不公平的定价权格局。

当时杭州大乱刚平,米粮奇缺,有了这十万石米,对左宗棠而言无异于奇功一件,左宗棠不由得重新审视起胡雪岩。

首先,自掏腰包埋葬10万浙江战死战士,并开设粥厂赈济万民,号召商贾捐钱救民,帮助左宗棠迅速恢复浙江局势。

图为复工人员戴着口罩正在进行工作。陈超 摄

2月19日,在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上汽菲亚特红岩动力总成企业和重庆川仪公司内,复工人员戴着口罩在生产车间进行有序工作。连日来,重庆两江新区按照“疫情防控是前提,有序可控是要求”的原则,一手抓防控疫情,一手抓复工复产,努力降低疫情对生产经营的影响,确保市场供应,稳定经济运行。

就这样,胡雪岩三十年打下的基业,一天之内风流云散,胡雪岩本人也从清朝首富变成不名一文的穷人。

但是他不知道,盛宣怀也在李鸿章的支持下暗中大量收购生丝,囤积起来后以备后用。

还有,眼见西征的官兵需要大量药材,胡雪岩专门创立了胡庆余堂,将一批批免费药材大量运往前线,以救助死伤将士。

特区政府表示,期望与全社会共同努力遏止暴力、捍卫法治、重建社会秩序,并通过对话为香港的深层次问题寻找出路。

纵观胡雪岩一生,他从一个农家子弟变成富可敌国的红顶商人,在做人和经商上的才华无人能匹。

面对不可控制的银行挤兑风波,胡雪岩只能紧急向北京发电报,请求左宗棠相助,但他的电报早被掌控电报的李鸿章扣下。

洋商们的进丝渠道没有堵死,自家的生丝则变得烫手,这个结果是胡雪岩没有想到的!

1885年9月5日,胡雪岩的靠山左宗棠于福州病逝;两个月后,贫病交加的胡雪岩追随左宗棠而去。

胡雪岩的成功,离不开借力官场,但他的失败,也来自官场。

第二刀:左宗棠任南洋通商大臣时,宣布江南制造总局不造英国枪,改造德国枪,一切采办事宜由胡雪岩负责,这等于是要吞并李鸿章的北洋实业基础。

1880年,欧洲遭受旱灾,生丝收成锐减,胡雪岩觉得,自己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到了,于是用了两年的时间在全国到处收购生丝,囤积了近两万包生丝,占到国内生丝市场的四成。

于是接下来,胡雪岩的命运就很清楚了。

特区政府律政司当日也发表声明表示,特区政府绝不姑息任何违法暴力行为,有人在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外纵火,不仅扰乱社会安宁,更对香港作为法治之都的良好声誉造成损害。纵火属严重罪行,威胁社会大众的生命财产,一经定罪,可被判终身监禁,任何人都不应以身试法。

警方呼吁示威者和平理性地表达诉求,并警告暴徒停止一切违法行为。

李鸿章,《走向共和》剧照

富可敌国的胡雪岩一天内变成穷人

胡雪岩的这一系列努力也得到了回报:因为协助左宗棠收复新疆有功,胡雪岩被朝廷授予三品衔,赏黄马褂、官帽可带二品红色顶戴,并以官商身份总办“四省公库”,一时风光无两,成为大清首富和一代“圣商”。

据香港警方介绍,暴徒当日在高等法院外涂污外墙,并向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门外投掷汽油弹及纵火,严重挑战香港的法治精神。案件暂列作“纵火”,交由特区政府警务处中区警区刑事调查队跟进。

无奈之下,胡雪岩只能抵押掉自己的地契和房产、廉价甩卖生丝,但还是没能抵挡愈演愈烈的挤兑风潮。

律政司呼吁社会人士尊重法治,特区政府绝不容忍任何破坏司法机构或损害法治的行为。

第一刀:左宗棠任两江总督时,让胡雪岩彻查江苏的厘金数目,通过在银子上找把柄,横扫李鸿章在江苏的势力;

为了尽早搭上左宗棠这条大船,胡雪岩接下来做了几件实事。

最后,胡雪岩只能动用自己的阜康银行,一下子从阜康银行取出八十万两白银,早就盯紧他的盛宣怀痛下杀手,放出阜康银行已面临倒闭的风声,直接带动储户挤兑。

接下来,胡雪岩说了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左宗棠的疑惑:这10万石米是我胡某人免费送出的,不为朝廷褒奖,而是为了死去的王大人,为了活着的左大人,还有嗷嗷待哺的杭州人民——雪岩是生意人,只会做事,不会做官,就像左大人只会做事,而另一位大人只追求功名富贵一样。

两次充当打手角色的胡雪岩成为李鸿章的眼中钉,李鸿章也很快制订了“排左先排胡,倒左先倒胡”的策略。而这个策略的执行人,就是盛宣怀。

胡雪岩这话说得有多高级?既保全了死去的王有龄的名节,洗脱了有人要参他的流言,又提醒了现在的左大人这10万石米对他的前途大有好处,还借着左宗棠和李鸿章的不和顺带拍了一下左宗棠的马屁,表明了站队的立场,简直是八面玲珑、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