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在哈萨克斯坦我63天没敢出门

“在哈萨克斯坦,我63天没敢出门”

全球疫情新热点下的中国留学生战疫生活

2020年初国内疫情暴发时,来自南京的小陈正在哈萨克斯坦留学,“当时,还和同学一起买了口罩打算寄回国去。”彼时的小陈没有想到,就在3月,哈萨克斯坦也陷入了疫情风暴。

该协会抗疫工作组主席祖百利(Zubairi)提醒政府应立即采取措施防止确诊病例激增。同时,应立即为新冠患者定点收治医院增加病床、重症监护室和呼吸机等医疗设施。他认为,按目前确诊病例的增长速度,一个月内累计确诊将超过20万例,届时医疗机构将面临巨大收治压力。

“从阿拉木图开始隔离那天算起,我最长有63天没有出门。”魏婉今年毕业,3月23日,正躺在宿舍床上的她突然接到学校通知,要腾出宿舍作为定点隔离病房接受病人,必须一天内搬完。

首都雅加达当天新增确诊588例,已连续11天单日新增确诊超过500例。目前该市累计确诊32855例,是印尼疫情最为严重的省级行政区。

害怕,最长63天没出门

世界卫生组织10日公布的疫情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突破1200万例,全球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22.8万例,再创新高。数据显示,这是7月1日以来全球单日新增病例第5次超过20万例。

魏婉的谨慎不是空穴来风——她正目睹着哈萨克斯坦本地居民遭受新冠疫情的折磨。“我在这边最好的朋友,一家人都感染住院了,住在同一个病房里。”朋友发来视频,一个房间里有至少3张床,花花绿绿的被褥,全身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不时出现,“我的‘本地妈妈’在镜头里看着我,喊了我一声:‘我的女儿,我的宝贝,你还好吗?’她摘下口罩露出蜡黄的脸,松散的头巾包着枯燥的头发,因为迅速消瘦而显得颧骨突出,我一下子觉得胸口憋得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在这样的出门频率下,每次出门买菜都成为一项“大工程”。“每次都需要买一大堆东西,最主要的是米、肉和蔬菜。比如买米,我每次都要买20公斤。”让小陈和同学们略微安心的是,虽然超市开放时间变短、进门前需要测体温,所幸物资供应仍是充足的。

哈萨克斯坦截至10日累计确诊54747例,死亡264例,治愈31815例。据哈通社消息,哈总统托卡耶夫10日责成政府在两周内改善国内疫情形势。当天,运载55吨医疗药品的2架专机从莫斯科市飞抵阿拉木图市,以缓解哈境内相关药品紧张状况。

在疫情日益恶化同时,雅加达市区交通却正在恢复往日繁忙。继本月3日宣布恢复已取消四个月的市区汽车单双号限行措施后,该市宣布不日将实施摩托车单双号限行以缓解交通拥堵。(完)

从这一天开始,魏婉在长达63天的时间里,再也没出过门。“但当地人都像没意识到这个疾病的凶险一样,街上多数人都不戴口罩,我害怕。”魏婉有点俏皮又无奈地说,“街上行人的口罩戴在手腕上、脖子上、脑袋上、下巴上,单边耳朵上挂着,胸前兜里,手上捏着……就是不戴在口鼻处。”

全球单日新增新冠病例再创新高

马力克表示,印尼新冠疫情尚未得到控制,每日新增病例数依然很高,希望不会有更多医护人员感染死亡。

美国仍是目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0日18时33分(北京时间11日6时33分),美国确诊病例达3173446例,死亡病例为133940例。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平安财险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四川分公司与眉山中心支公司、厦门市湖滨支公司在内的十多个支公司均收到了不同金额的行政处罚,罚款金额总计已超过400万元。

“我们一直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宿舍有门禁,需要刷卡进入。”哈国疫情严重时,本地学生都回家了,小陈居住的宿舍区本来住了约200人,只剩下大约20个人,其中大部分是中国留学生,“吃饭变得麻烦起来,只能自己出门买菜做饭,但是为了安全,我们(中国留学生)制定了严格的外出计划,每周外出不超过两次,每次不超过三小时,互相监督外出,并在微信群内报备。”

约定出门频率互相监督

约200号人开始紧急搬家。魏婉匆匆忙忙地收拾好行李,投奔了当地同学的亲戚,其他大部分学生则由学校统一归拢,在一栋指定的总校宿舍群体隔离居住。

印尼媒体当天报道,该国医生协会公关主任马力克(Malik)称,自今年3月初疫情发生至今,印尼已有86位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医生在接受隔离治疗时去世。

在疫情阴影下,生活在哈萨克斯坦的中国留学生们,也经历着人生中的艰难时刻:就读于哈萨克-英国理工大学的小陈本应已经回到南京过暑假,而今回国遥遥无期;刚从哈萨克斯坦国立民族大学毕业的魏婉(化名),已经拿到某著名企业的录用通知,却因为疫情企业无法开工,顺利上岗希望渺茫,还面临签证即将到期的困扰,更因为害怕,她最长有63天没有出过家门……

印尼医生协会敦促该国政府更加认真致力于保证公众健康安全。马力克称,公民的健康安全应是国家当前首要任务,那些已被证明能成功控制疫情的策略必须在各个社区努力推行,以期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9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提醒“在哈中国公民注意致死率远高于新冠肺炎的不明肺炎”后,这个人口近2000万的中亚囯家,迅即成为全球新冠疫情中又一个被关注的热点。

和小陈及其同学相比,没有住校的魏婉,出门频率更低。

3月26日,哈萨克斯坦病例破百,阿拉木图和阿斯塔纳封城,当地政府要求所有人都在居家隔离,学生全部在家用网络上课。

63天后,因为必须本人去学校交文件,魏婉硬着头皮出了门。12公里的距离,她一直绷着神经,小心翼翼,生怕有人突然闯进自己的“一米圈”。“我那时候应该满脸都写着‘保持距离’吧。”她打出一个捂脸的表情,“就是这一次,我发现可以控制跟别人接触的距离和范围,才对出门没有那么害怕。即便如此,我还是一个月最多出一次门。”